南湖以南

一个练文笔的号,不喜勿喷,感谢合作。

相思知不知 第二章

   终于有人关注我了,为了这一个人也要写下去啊。

   

    那晚几姐弟在小祠堂待了很久,没有人知道他们谈了什么。

     “叮铃铃,叮铃铃……。”“你好,明公馆,请问你找谁?好的,请说,我记一下…………”

     “阿诚少爷,今早有个人打电话来,说家里的家具都置办的差不多了,问您那尊上好的玉观音什么时候可以请过去。”阿香边把早点端上桌边问。“知道了,我等下自己回他。”阿诚应道。“对了阿香,你去给大姐熬点百合粥,他昨天熬了夜,怕是吃不下多少。”“是。”

       “大哥,明台那边已经安置好了,我们什么时候把大姐送过去?” 明楼整了整报纸,沉吟道“为免夜长梦多,就明天吧,日子长了,也怕日本人那边起疑,虽说如今接替藤田的人还没有下来,但我们可不能放下警惕。”   “大哥想得周到,那我去安排。”明诚咽下最后一口粥起身准备出门。“等等,看看你,像什么样子。”说着温柔的拭去爱人嘴边的粥渍,手指抚过阿诚的唇,竟灼热起来。明长官眸色一暗,仰头在阿诚嘴上啄了一下。满意的看着自家爱人瞬间红到脖子根,装作自己什么都没干“好了,去吧!”阿诚被这么一撩拨,早已羞得不行。佯怒的瞪了明长官一眼,风一阵似的走了。

      第二日。

      明镜坐上车前最后看了一眼这个她生活了三十几年的明公馆,心里的不舍到达了极点,这里的一花一木都是经过她的手,园子里的那颗树,明台小时候最喜欢在树上爬来爬去。两个哥哥静些,总在树下的藤椅上看书下棋,偶尔被闹着了也不恼。只是佯怒的去吓明台。

        过去的时光有多美好,现在的离别就有多痛苦。这一去,恐怕是回不来了,明公馆,大约也是要消失在战争的硝烟中了,想到这里,明镜又痛恨起害她家支离破碎的日本人来。“抗战必胜”明镜拿弟弟的话安慰自己。“大姐,该走了。”她决然的转身上了车,离开了这个打小长大的家。

         火车站。

        “阿诚,好好照顾自己还有你大哥,一定要好好的,咱们家……实在是……实在是经不起什么风浪了,大姐在北平等你们平安回来。”明镜拉着阿诚的手,依依不舍的嘱咐道。“大姐,你放心吧,我会的。”阿诚抱了抱大姐,回头看了眼大哥。明镜知道,自己这个大弟弟,惯是懂事,不需要多说。明楼走上前来抱住大姐“大姐,我都知道,你也好好照顾自己,等我们回来,还有,大姐,我们在北平为您备了两份大礼。”

   

评论(5)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