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湖以南

一个练文笔的号,不喜勿喷,感谢合作。

别离 第二章

    明镜突的抱住他“阿诚,阿诚…………”她一遍遍的用手描摹弟弟的眉眼。明诚被这么一吓已经完全惊呆了,他抱着大姐随她坐在沙发上,有节奏的拍着她的背安抚她。明楼在明诚看不见的地方红了眼眶,他自嘲的笑笑,怎么我也如此多愁善感了。他走到明镜另一侧坐下“大姐,没事的,别哭了。”明诚疑惑的看着大哥,用口型问他怎么了,明楼回答等下去我书房说。过了好一会儿,明镜才止住了泪。只是仍紧紧搂着阿诚,不愿意放开,阿诚失笑,大姐怎么竟变得像小孩子一样了。明镜平复了一下心情“没事,明台从北京打电话来说,你姐夫有点感冒。”说罢还不好意思的笑笑,王天风周带着明台曼丽两口子去北京开座谈会,预订是这周回来的。明诚直觉不是这个原因,大姐是上海名媛,断不会因为这种小事哭的这样狠。正这样想着,胃部一阵紧缩,疼得他打了一个冷颤。“大姐你去梳洗一下吧。”明楼感到阿诚的异常,提醒明镜,明镜担心的看了阿诚一眼。点点头,上了楼。

       阿诚看见大姐上了楼,逃似的离开了客厅“大哥,我去换件衣服!”明楼来不及答话,明诚的身影就已经消失了。他的手抬起又放下,无力挡住脸,我能怎么样呢?这一切都已经晚了,晚了。

        “哐啷!”明楼一惊,是从阿诚房间传来的。他快步朝声音的来源走去。门是锁着的,明楼试了一下,推不开。“阿诚,怎么了,你没什么事吧?快把门打开,让大哥看看!”明诚的声音从房里传来,带着止不住的颤抖“大哥,我没事,我不小心把杯子摔了。”明楼当然知道不是这个原因,他心里愈发慌乱,干脆一脚踹开结实的木门。

       眼前的景象让他心紧紧的揪着,他的阿诚,他珍若生命的阿诚,无力的瘫坐在床边,脸色苍白,汗水和血水顺着下颚往下流在白衬衫上,晕染成大片大片的红色。

评论(24)

热度(58)

  1. 你先把槍放下南湖以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