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湖以南

一个练文笔的号,不喜勿喷,感谢合作。

伪装者之别离 第三章

      “阿诚!”明楼大惊。阿诚此时已经快疼晕过去,脑子里一片混沌,隐隐听见明楼在叫他,挣扎着想站起来,他不愿让明楼看见他这个样子。他的阿诚,应该是在面对敌人杀伐果断的阿诚,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孱弱无力,像一个废物一样。又一大波疼痛席卷而来,明诚硬生生的跪在了地上。明楼眸色一暗,拦腰把阿诚抱起放到床上,盖好被子。他没有说话,只是凝眉看着阿诚,眼神像一汪湖水,清澈澄亮,不见对外人时的深不可测。窗外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阿诚的书桌摆在窗前,即便是不怎么用,淋湿了桌上的东西也是不好的。明楼起身想去关窗,衣角被人拉住,他低头一看,撞上阿诚那双鹿眼。阿诚适才疼的狠了,只用力咬住下唇,此时已经渗除了点点血迹,倒是呕出的血被阿诚一擦,糊了半边脸,他脸色苍白,头发被汗水打湿,软软的贴在额头上,全然不见平日的一丝不苟。

       明楼心头一颤,安抚似的拍拍他的手“乖,大哥去关窗。”阿诚听话的松了手,只是目光一直随着明楼移动。雨这时已经大了,伴随着“轰隆隆,轰隆隆……”的雷声。狂风夹杂着豆大的雨粒吹得窗帘上下翻飞,明楼走过去将窗关好,把桌上吹倒的药瓶扶起来,假装没看到药瓶上的标识。默默转身坐回床边,明诚也不说话,他在思考该如何解释这一切,大哥在黑暗中摸爬滚打这么多年,早就练就火眼金睛,何况他在大哥面前,一向干干净净,这点端倪是瞒不住他的。果然“多久了?‘’“什么?”“我问你胃疼多久了?”明诚垂下眼“一年多了。”明楼倒吸一口凉气,竟然有一年多了,两人整日在一起,他居然从未发现阿诚已经病到这个程度。明诚低下头,他不敢去看大哥此时的表情。大哥一定很痛心自己瞒了他那么久,有什么办法呢?现在已经无法挽回了。他感觉身边的人起了身,等他转过脸去,只听见“嘭”一声巨响,明诚缓缓缩进被窝,把自己埋在那一块阴影处,暗骂自己无用。眼泪顺着眼角滑进鬓角,悄无声息。

       这么久没更尊是不好意思,现在回归正轨了,么么哒,谢谢大家的支持!!!

       

评论(7)

热度(58)

  1. 你先把槍放下南湖以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