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湖以南

一个练文笔的号,不喜勿喷,感谢合作。

相思知不知 第六章

      “明镜”他犹豫了片刻,终于下定决心“我可以抱抱你吗?”明镜一愣,点点头,王天风将她揽入怀中。明镜沉默的抱紧他。假装没感觉到肩膀上越来越重的湿意。窗外阳光大好,透过玻璃洒在相拥的两人身上,暖暖的让人心安。

        过了好一会儿,王天风才松开了明镜,他不好意思的擦去脸上的泪痕,抬手的瞬间明镜看到他白衬衫里隐隐透出来的伤疤,王天风敏锐的发现明镜情绪不对。转过头竟发现她在看他的背部,他奇怪的往后面一抹,正想说你看什么呢,却在触碰到伤疤的一瞬间失了声。

        “把衣服脱下来。”王天风犹豫的看着眼前的人“怎么?都这么大年纪了还害羞”明镜说道。王天风强压下心里的担心,其实他并不是害羞,只是明镜看到的很可能只是冰山一角,他的伤疤,太多太吓人,他害怕吓着明镜“不用了吧。”“脱!”明镜作势要上来解他扣子。王天风按住她伸过来的手“我我我我自己来……”说着慢吞吞的开始解扣子,两颗扣子,足让他解了一个世纪那么长。明镜知道他是怕自己担心,上前把衬衫撕开,如今是春季,还有阵阵凉意。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明台那做工精细的衬衫已经被撸到了手肘处,被强力扯开的扣子骨碌碌在地上打滚。明镜此时已经脱了绣鞋,跪坐在他面前,细细的看那些伤疤,她拼命捂住嘴巴不让自己哭出声。这些疤痕,纵横交错,刀伤,枪伤,新旧交替。虽然有的已经过去很久,但从形状仍然能看出当时的惨烈。她伸手细细抚摸那些狰狞可怖的伤痕,泪水顺着脸颊落在上面,也落在王天风的心尖上,滚烫滚烫的。他心疼的把明镜搂入怀中,“没关系,不都挺过来了吗?”“这么多年,你一个人…………”明镜在他怀里泣不成声。

     此处为彪悍的大姐撕衬衫行为点赞,并为下文高雷预警,时间线和逻辑线已死勿找。

评论(13)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