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湖以南

一个练文笔的号,不喜勿喷,感谢合作。

相思知不知 第七章

     王天风深吸一口气,将怀里的人抱得更紧了一些“家国仇恨在前,又有什么是挺不过来的,更何况……”他低头吻了吻明镜的发顶“更何况我还想再见到你,活着见到你。”明镜的头发泛着淡淡的茉莉花香,王天风细细的嗅着香味,满意的叹了口气“啧,还是熟悉的味道。”明镜本来还因为他之前的话伤心垂泪,听到这话破涕为笑,嗔怪的打了他一下。不想正拍在伤口处“嘶~”,明镜心一紧,急忙转过头来查看王天风的伤势,看到没什么大碍才放心的下了床。王天风见她似乎要走,慌忙拉住她的手“别走”,明镜看着小孩子似的王天风圆圆的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她,“扑哧”笑出了声“天风乖,姐姐去给你拿衣服穿。”王天风被明镜那句“乖~”

的尾音撩拨的心神荡漾,无辜的眨眨眼“好,为夫等娘子回来。”满意的看着眼前的人脸红到脖子根。

      明镜一走,王天风就陷入了沉思“小思是谁?”在他不在明镜身边的这些年里,她到底还经历了那些他不知道的事?这样想着,竟出了神。明镜到他身边他都未有察觉,待看到了明镜,他才在心里无奈的摇摇头,自己许是老了,警惕性竟变得这样差。明镜看为他披上衬衫,王天风不好意思的接过手。谁知明镜拽着不给他,他疑惑的抬头望向明镜“我自己来吧,近些年来都习惯了。”明镜并未放手“以后就让我来吧'天风,我是你的妻子。”说着开始一颗颗的扣扣子,明镜的手极好看,从前王天风常赞她为纤纤玉手,像刚剥出来的小水葱一样白嫩。看到这样的明镜,他的心都柔软的化成了一摊水。她温润的指尖不时碰到王天风裸露在外的肌肤,刺激的他打了一个激灵。他突的握住她的手,对着她的唇深深的吻了下去。

       好吧我进程太慢我忏悔。

评论(15)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