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湖以南

一个练文笔的号,不喜勿喷,感谢合作。

相思知不知 第八章

       一吻过后,两人都有些意乱情迷,王天风近乎痴迷的看着明镜,她眼里隐隐的泛着水光,嘴唇红肿,如玉的脸庞也添了一抹绯色。王天风呼吸愈发粗重,握着她肩膀手上的力道也紧了几分。她与王天风早有肌肤之亲,又怎会察觉不到他的变化,霎时间羞红了脸。王天风虽有些不好意思,到底也是男子,他轻轻的咳了一声“明镜,我…………你先……”原本就害羞的明镜脸更加红,起身就要走,王天风拉了她揽入怀中,细碎的吻铺天盖地的落在她脸上,按在怀里好一顿啃咬才恋恋不舍的放了手。明镜站起来时腿都有些软,踉跄了几步,王天风好笑的来扶。她一时气急“都怪你,还笑!”拂开伸过来的就往再走,王天风闻着她走路时带起的明家香风起了神,满足的喟叹了一声,在后面小声的跟了一句“快回来啊……”声音极为委屈。明镜掩下笑意,“好。”

     明镜快步朝房间走去,推开门就发现苏意站在窗边。她叹一口气,该来的总是要来的,“苏意,我…………”“镜姐想是忘了前尘往事罢?”苏意抬头望向她,明镜这才发现她双眼红肿,许是刚哭过的样子,她心里狠狠一揪。苏意与她自小一起长大,只是比她小了两岁,当年那个胖乎乎只会叫姐姐的小丫头如今到底长成了可以独挡一面的医学圣手。明镜还记得苏意年少时也是温婉可人的,是巴黎大学数一数二的美人。只是……明镜思及这里,不由的对苏意又心疼了几分。如果当时自己不出那档子事,估计苏意也不会弃笔从医。“镜姐还记得那年巴黎是什么天气?”苏意又问。明镜强按下心头涌起的苦涩,答道“自然记得,巴黎那年下了大雪,那雪可大了,埋进了你半条腿去。”“那镜姐还记得当年的痛罢?”明镜一愣,几乎快站不住了,她怎会记不住,小思就是在那样的大雪里,那样撕心裂肺的痛中诞生的。

评论(23)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