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湖以南

一个练文笔的号,不喜勿喷,感谢合作。

别离 第六章

      明诚这一觉睡的极不安稳,他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在水火之间来回翻滚,一会儿犹被炙烤,一会儿如坠冰窖。他痛苦的紧,但他又用力的压制自己不喊出来,因为他害怕大哥大姐听见,害怕他们知道自己的秘密。他不想他们为他担心,从小都是如此。
      也不知过了多久,到醒来时。明楼坐在床边紧紧握着他的手,他的手很暖,莫名的让人心安。脸上戴着呼吸机,苏医生还来不及阻止他试图起身的行为,他就已经被自胃部传来的剧痛给生生挡了回去,太疼了,疼得他眼前阵阵发黑。明楼心疼的用毛巾抹去他额上细细的密汗,抚平他因为痛苦紧蹙的眉峰。他睡了有三天了,三天前的夜里明楼发现他无缘由的发起了高烧,急忙打了电话给离家不远的苏医生。明诚听了明楼的话,心知是瞒不过了,他勉强扯了一个笑容给明楼,又朝明镜方向捏捏拳。示意他们不用担心,他很好。明镜喉头一哽,这才三天,往日里神采飞扬的阿诚已经被病魔折腾得变了一个人,眼窝深陷,面色苍白,整个人像瘦了一圈。明镜本就已经泪眼朦胧,此时再也忍不住捂着嘴冲了出去,王天风紧跟着出去安慰妻子。明台跟大哥打了个招呼,搂着泪流满面的曼丽慢慢的退了出去,顺便带上了门,现在这个时候,能让他们相处的久一点就久一点。
         明楼抬手帮明诚掖了掖被角,不小心暴露了手上一寸见长的伤口,明诚用眼神询问他怎么了。他笑着答没事,不小心的。见他还有话要说,又了然的补充道自己已经上过药了,不碍事。直到明诚放心的点点头才停止解释。“阿诚啊,明思过两天要回来了,给你带了你最爱的那幅画,那个臭小子,这次拿了全额奖学金,在电话里跟我们好一阵得瑟,赶明你帮我教训他………………”明楼的声音低沉又悦耳,絮絮叨叨的讲些琐事,明诚身子虚弱,没过多久就又沉沉的睡了过去。“我们明年一起回上海看看好不好,去明公馆,我和你…………”明楼看着熟睡的阿诚,竟觉得这个人下一秒就要离自己而去。他活了半辈子,为家国兴亡,为明家繁荣昌盛。而阿诚不是,他永远站在自己身后,他以自己为信仰,喜他喜,悲他悲。如今细想起来,他没有一次真正的为阿诚想过,罢了罢了,若这次阿诚真的挺不过,他就随他一起去了。他长叹一口气,在爱人唇上印下一吻,心里打定了主意。
        客厅。
         明镜伏在王天风的胸口泣不成声,曼丽也抱着孩子不停拭泪。明白和明跃还小,只知道大人很伤心,也乖乖的靠在妈妈怀里不说话。明台无力的搂着妻子,他心里一团乱麻,他想起三天前接到大姐的电话,电话里的大姐就像现在这样,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完全说不清楚。明楼在旁边实在看不下去,接过了电话,他语气平稳,但明台能听出来他话语间满满的惊慌失措。说出的话话更让他脑中轰隆一声巨响,他结结巴巴的问了几次,他并不是不相信大哥,只是不敢接受这个事实。放下电话的他完全呆在了原地,直到孩子上来闹他他才回过神。他急忙冲进房间,曼丽被他胡乱往箱子里塞衣服的疯狂举动下了一跳。她握住他颤抖的手,温柔的安抚他“别急,明台别急,告诉我怎么了?”曼丽的声音好似有魔力,他慢慢的停下来把她抱入怀中,说出的话就像在曼丽耳边炸了一记响雷“阿诚哥得了胃癌。”
         距离他们连夜赶回来已经三天了,明镜早就给明思打过电话,他也在回来的路上。战争之前大哥二哥在巴黎求学,战争后一家人又为各自的信仰打拼,聚少离多。好不容易战争结束,虽说明家三姐弟都在一起,可明思在外求学,一年难得回家一次。好不容易再次聚齐,竟然是这种原因。他痛苦的阖了眼,还不如战争时期,那样至少每个人都好好的。

     明白拉拉爸爸的衣角“爸爸,二伯伯怎么了?”明诚为人温厚,又喜欢小孩子,对孩子也是宠溺到不行,尤其是明白。好几次曼丽都看不下去,提醒明诚别太宠他们,明诚总不在意,所以孩子特别黏他。“乖~二伯生病了,要休息休息。明白要听话,乖乖和哥哥玩,不要闹二伯伯好不好。你和哥哥去写字,等伯伯醒了给他看,好吗?”明白点点头,跳下沙发去牵哥哥的手。明跃拉着妹妹进了书房,在门关上前看了一眼长辈们。明跃很聪明,虽然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他听见苏姑姑和大伯伯小声的说什么……一个月之类,大伯听了这话像一下老了十岁。二伯伯一定生了很严重很严重的病,大伯伯才会这么伤心。


好的,我说件事,不要笑我,我之前一直以为客户端写的字数很少,后来才发现是我没往下滑。对不起大家了,以后字数会多一点的。

PS:这章超烂,轻喷。

评论(19)

热度(53)

  1. 你先把槍放下南湖以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