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湖以南

一个练文笔的号,不喜勿喷,感谢合作。

相思知不知 十一章

     众所周知,上海明家是南方地区举足轻重的名门望族,但是明家最为人称赞折服的并不是它遍布全国的产业,而是明家自古流传下来的家族体系管理。明家作为绵延百年的大家族,即使到了明镜这一代仍然人丁兴旺。除却明堂明楼这一系主支,另有远在各省的旁支。纵然距离远,但明家特殊的管理方法还是让明家子孙较其他豪门世家明争暗斗更加融洽亲厚。每当有明家子孙出生,父母带到三四岁后都会送回苏州老宅教养,十二岁后再由各自素质决定去向。当年明堂父亲企业出了明家内鬼,一方有难,八方支援,一时间各省明家旁系纷纷伸出援手,并且对家族内部进行大洗牌,清理门户。当时的族长也就是明堂明镜的爷爷又在家规中加上了年会这一条,以便交流内部信息,联络感情。
    虽然明锐东已逝,但明家长辈对明镜诸多帮衬,到底为孕期中的明镜分担不少。明镜轻按额角,有些庆幸的想,虽说有些事不好说,可至少少了外忧内患的顾虑不是。今天是明家年会,届时她作为今年的重头角色,必定要出来做总结,只是…………………今天这孩子,怎么动静这么大。她轻柔的抚了抚腹部,或许是束腹带太紧了罢。强按下不适,她起身下了车,朝大门处等着的明堂夫妇走去。明堂比明镜年长几岁,早几年就结了婚,娶了苏意的大姐苏茹,苏家是医药世家,又与明家来往甚密,倒也是知根知底的。苏茹嫁过来后也是把家里的事打理的井井有条,两夫妻和和美美,小日子过的很是畅快。明镜远远的瞅着大哥大嫂在门口调笑,心里羡慕的紧,如果那人…………她一惊,怎么好端端的想起他来了,甩掉脑中不切实际的想法,掩去面上的悲色,向迎上来招了招手。
      此刻她好像还是当初那个和哥哥打闹的孩子,可是冥冥之中,有什么东西变了,悄无声息。苏茹递了块帕子给明镜,示意她擦擦脸上的汗水。明镜不好意思的笑道:“多谢嫂嫂,适才走的急了,还是嫂嫂细心。”苏茹细细的端详着明镜,她觉得明镜似乎有些不一样了。明堂是个大男人,自然比较粗糙,大大咧咧的扯了明镜就往里走“快点快点,就等你了。”明镜本就有些不舒服,被他一拉更是冷汗直冒,脚步也生生的慢了。苏茹在后面跟着他们两,明显察觉到明镜的不对劲。忙招呼丈夫停下来,明镜停下来深吸了几口气,让大脑暂时清醒过来。对哥嫂的关心推说是风寒,又插科打诨的调侃明堂最近眼瞅着胖了不少,才把话题从她身上转移过去。奈何苏茹自小同父亲学习医术,望闻问切一样不少。明镜的小把戏瞒不过她的眼睛,明镜心里也清楚,于是总对苏茹探究的目光躲躲闪闪,疾步往大厅走,抛下夫妇两人。苏茹担心的扯扯丈夫的袖子“阿镜好像有什么事瞒着我们。”明堂不以为然的搂了妻子往怀里带“能有什么事,或许是明台那小兔崽子又闹腾她了吧,没事的,别多想。”他顿了顿“不过你待会找她谈谈,别闷在心里憋坏了。”苏茹点点头,还是觉得不放心,正想把她的猜想告诉明堂。他已经拉着她进了门“走吧!我吩咐厨房做了腌笃鲜,去晚了只怕被那帮嘴馋的老家伙吃光了。”苏茹一拍他的肚子“还吃,没听说方才阿镜说你胖吗?”“那小丫头,一天不打击我就吃不下饭,你信她说的?”苏茹颇有其实的点点头“我也这么觉得。”

     午餐做的很是丰盛,八大菜系都占,满足各系的要求,因此这一餐除了明镜都吃得十分开心。
     明堂家有一个小礼堂,做开会用。她带着满是赞誉的目光走到台上,一步一步的,背脊挺直。底下鸦雀无声“在过去的日子里,各位叔伯兄弟的帮助明镜看在眼里,记在心上。明镜不会说什么大话,在此像各位保证,我明镜,定会将明氏企业做到最好,绝不丢明家的脸。”她目光里满是坚定,莫名让人信服。几个年老的叔伯带头鼓掌,一时间满堂喝彩。

     明镜匆匆下台后愈发觉得不适,小腹坠坠的疼。直到全部结束,明堂夫妇送走所有宾客,才发现遗漏了一个人。苏茹迅速抓住了脑中那个一闪而过的的念想,大惊失色“糟了!”
      等到她找到明镜的时候,她已经疼晕在她和明堂的卧室里,脸色苍白,嘴唇也没有一丝血色。苏茹急忙招呼丈夫帮忙把她放到床上。又从柜子里拿出了她的医药箱。她安抚了丈夫急躁的情绪,示意他出去等着,明堂不放心的一步三回头,他是真怕明镜出什么事,他鲜少见到妻子表情如此凝重。但还是带上了门。

     苏茹深吸一口气,为自己定了定神。她缓缓解开明镜的风衣扣子,拿剪刀小心的剪开了裙子,果不其然看到了尽管层层包裹还是微微凸起的肚子,更加证实了心中的猜测。她减去束腹带的瞬间明镜的神情都轻松了些,苏茹不敢延误,只能按下心里的疑虑为明镜把脉施针。一系列动作完了后才稍稍放下心。为明镜盖好被子推门出去。

     苏茹告诉明堂时他的第一反应是不敢相信,虽说明镜性格比较外向,但她是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的。定是那个下流龌龊的兔崽子逼了她!明堂气急败坏的砸了好几个物件,恨不得这时就找到那个兔崽子为妹妹报仇。

    

评论(12)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