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湖以南

一个练文笔的号,不喜勿喷,感谢合作。

南方嘉木(上) 百粉点梗(高雷预警,AU)

       于曼丽在珍珠和玉石质地的簪子间犹豫了许久   ,最后还是选了那支小巧精致的珍珠簪。
       
         今天她要去和明台的妈妈见面,可不能马虎,她和明台相恋一年了,还没有见过他的妈妈。

         明台的妈妈作为上海叱咤风云的女企业家,常常在各地出差,所以很少回来。这次她特意抽空回家,就是想见见儿媳妇。

         想到这里,于曼丽不由得扬起嘴角。为了给明镜留下好印象,她一早就起来打扮,现在都快五点了。跟明台约了今天晚上七点,急急的把手机等杂物在包里放好,挎着小包就往外冲。临走前还不忘嘱咐沙发上的父亲“冰箱里有做好的饭菜,热热就能吃,不许喝酒!早点睡,……………………”“好了好了,知道了,女孩子就是啰嗦。”父亲不满的嘟嚷着,只是语气里的宠溺挡也挡不住。于曼丽调皮的吐吐舌头,转身带上了门。

          于曼丽是父亲领养的,父亲本来是个军人,于曼丽是他战友的遗孤,她妈妈接受不了于父的死亡,服毒自杀。临终前将于曼丽托付给父亲,希望他能够代替于父于母好好照顾她。于父曾救过父亲的病,又与父亲出生入死,所以父亲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他带着年仅六岁的于曼丽远走他乡,去巴黎做了军事学教授。几年前因为于曼丽的读书问题回到上海,现在上海军校任教。

         每当回忆到这里,于曼丽总是颇有感慨。父亲是个军人,连婚都没结过,更别提带孩子。只能自己一边请教一边摸索。倒也幸运,一个糙汉子硬生生养出一个温柔善良的漂亮女孩子。由于家庭原因特殊,于曼丽从小练就一身才艺,琴棋书画,刀枪棍棒,无一不会,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只是这其中付出多少努力,恐怕只有她自己知道。旁人向父亲夸赞她时,父亲面上淡淡的,其实心里早乐开了花。于曼丽正站在自家门口出神,突的听见汽车鸣笛声,吓了一跳,抬头望见笑容灿烂的明台。

       “想什么呢?这么出神。”明台为她拉开车门,又给她系上安全带。“还说呢!你吓死我了。”曼丽半真半假的打了他一下,嗔怪道。说着话的时候一张巴掌大的小脸上眼波流转,樱桃小嘴一开一合。明台呼吸一滞,欺下身在她唇上轻啄了一下,瞬间心情大好。于曼丽一愣,红了双颊,不好意思的撇过头不去看他。明台见她这样,更是得意非常。甚至愉快的哼起了小曲儿。

           外面阳光大好,明台打开车顶,任由风往里灌。他眼瞅着小女友的脸都红成了苹果,心里愈发怜爱。于曼丽舒服的往后靠,明台贴心的把座位角度调低,方便她吹风晒太阳。

          “明台。”想起父亲一个人在家,她突的有些心酸。
            “嗯?”
            “我想给父亲寻个伴,他性子直,这么多年都没找过。有时候下了看他一个人坐在那里,挺孤单的,我想有一个人陪他,哪怕我不在他身边。”她说到这里时喉头有些哽咽。

              “曼丽,我知道。你担心你爸爸,只是依他的性子,你给他找他恐怕不会接受。”明台腾出一只手,拍拍曼丽的手臂,以示安慰。
            
               “可是我真的舍不得他,我…………”曼丽抬头望天,试图把已经逼到眼眶的泪水退回去。父亲是她的软肋,也是对方心中最柔软的地方。

             明台慌了神,曼丽鲜少流泪,此刻她的泪水似乎化作一柄柄利剑戳着他的心。他把车停在路旁,把女友搂在怀中安慰,温言细语,若是他那帮发小看到,少不得要惊讶一番。明家那个狂妄酷拽的小少爷竟会如此耐心的哄女孩子,实在是难得一见。

             曼丽在他的安慰下止住了泪水,抽抽嗒嗒的跟明台絮絮叨叨,说她小时候的事。

       明台重新发动车子,不时附和两句。“说起来,父亲原先也是上海人,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离开了这里。以前在巴黎的时候他经常看上海的天气预报。”曼丽平复了情绪,“我也跟他提过,关于找个伴这件事。”可是他总是爱搭不理的,每次都敷衍了事。

        “有没有可能,你父亲曾经有喜欢的人,只是一直放不下?”明台猜想道。于曼丽一怔,她想起父亲房里那本可怕的书。

         说那书可怕,其实是因为她有一次打扫时不小心把那书沾上了水。等她手忙脚乱的想要补救,父亲已经回来了,她以为撒撒娇就能盖过的事竟惹的父亲大发雷霆。虽然后来以父亲道歉结尾,可于曼丽再也不敢再碰那本书。这时更明台说起,他心疼的不得了,一边腹诽未来岳父狠心一边问。

           “那书叫什么名字啊?那么宝贵,不会是什么孤本吧~”
            “不是啊,叫什么什么来着…………”于曼丽想了半天,虽然印象深刻,但她慌忙中只看了一眼,并记不得那书的名字“叫什么我不记得了,不过书的扉页写了我父亲的名字,还写了一句诗。”

            “写了名字有什么稀奇的,不很正常吗?”明台不以为意的撇撇嘴。

            “是没什么稀奇的,可那字不是我父亲的笔迹,是一个女孩子的,簪花小体。”曼丽补充道。

            —————————————————————————

        明公馆

       “诶等等等等我先做好心理准备,你别急嘛…………”曼丽拉住兴冲冲往里跑的明台。

      “有什么可准备的,我妈又不是母老虎,放心吧啊,我妈很和蔼的。”明台扯了她往家里走。曼丽来不及阻止,反应过来时已经站在大门前。

       

        

评论(9)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