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湖以南

一个练文笔的号,不喜勿喷,感谢合作。

南方嘉木 (中)

于曼丽承认自己见到明镜时着实吓了一跳,她想象中的明家董事长应是不苟言笑的,精明能干的女强人。

然而眼前的明镜着一身苏绣旗袍,操着吴侬软语。整个人柔和的不得了,活脱脱父亲跟她描述过的典型生活精致的上海女人。

明镜拉过于曼丽细细打量,嘴上不住的夸赞。明台在一旁心如擂鼓,虽然他很爱于曼丽,但他更希望他的爱情是母亲满意的。如今见她神情,看来是极为称心的。

明镜余光扫见明台不动声色的擦了擦手里的汗,心下觉得好笑又有些惆怅。一转眼这么些年过去了,儿子都这么大了,自己也老了。

“明台,你带曼丽在家里到处转转,我去厨房看看饭好了没有。”明镜招手让儿子过来。明台应了一声,拉着曼丽走了。

“曼丽,怎么样?我说我妈很温柔的吧。”明台边走边说,曼丽点点头。“你妈妈真漂亮,我都看直眼了。”

————————————————————————————

“这里呢,是我们家的健身房,你喜欢跳舞,以后你嫁过来就多加一间舞蹈室。”明台嘻嘻哈哈的调侃曼丽,非得看到她羞得满脸通红才罢休。这是明台玩了很多次并且乐此不疲的事,也算是两人之间的情趣。

“这里呢…………”曼丽奇怪的回头看,明台不知何时停住了话头,表情奇怪“这里是我大舅的书房,平时别人都不能进的。”他撇撇嘴,有些回忆真是不堪回首。“只有我二舅可以,连我妈妈都要敲门。”

“这是明教授的书房?”传说中虐狗的地方?曼丽默默的咽下后一句话,唯恐明小少爷炸毛。明台的脸更臭了。

自从一年前大舅二舅和曼丽吃了顿饭,曼丽就莫名的对他们起了兴趣,平时他一讲到他们她就两眼放光。明台便自动把女友归为那帮对大舅二舅崇拜的小女生一类。

曼丽在明台脸上嘬了一口“别不开心~走吧😁,继续参观。”这回轮到明台“腾~”的红了脸,曼丽极少主动并且害羞,他们交往这么久,也仅仅只接过吻而已,每次都是明台主动。所以他好一会儿缓不过来,怔怔的站在原地。

曼丽不管他,自顾自的往前走。明台急忙跟上她的脚步“曼丽,再亲一个呗~”

“不要”

“就一个。”

“不要………………”

嬉笑的声音从走廊飘过来,明镜欣慰的笑了,看来这家里是要重新热闹起来了。

明台突的从后面蒙住曼丽的眼睛,她一惊,多年的训练迫使她瞬间就做出了反应。不料下一秒就落入了一个结实的怀抱中,熟悉的味道萦绕在她的鼻尖。

“嘘,别怕,我带你去个地方。”明台的声音很低沉,带着一点年轻人特有的张扬。莫名的让她心安。

“好。”曼丽弯起嘴角,睫毛在明台掌心轻轻的划拉一下。

明台一步步的引导她往前走,黑暗中的她虽然视觉被剥夺,但嗅觉和听觉极为灵敏。能感觉到明台带她经过了长长的走廊,在尽头停下了。

“吱呀~~”是一扇门。

因为害怕突如其来的光亮太刺眼,明台的手仍然覆在曼丽眼睛上。

一瞬间馥郁的香气充斥了她整个鼻腔,明台的手缓缓放下。

入眼的是一片花海,全是大朵大朵的白玫瑰,娇嫩欲滴。

“明台说,这是你最喜欢的花。”

曼丽诧异的回头,明镜静静的站在她身后,笑得温婉。

“这花是他提前一年就着手种的,为了给你一个惊喜。”

明镜上前拉住她的手,和她顺着花田间的小路走。

隔一段路就看到边上零零散散的插着几支红玫瑰,花枝上别着一张卡片。

明镜在后面推了推曼丽,示意她去拿,曼丽不明所以,懵懵懂懂的去取那卡片。

一旁的明镜对这样软萌小巧的女孩子毫无抵抗力,心里对曼丽的喜爱更甚,愈发觉得自己儿子的眼光很不错。

曼丽此刻好像已经猜到了什么,她颤抖着指尖打开卡片。

“曼丽,今天是我们相遇520天,也是我们相恋周年的日子,我想告诉你。”

她快走几步逐个摘下卡片,依次打开。

“和你在一起的每个日子里,我没有一天是不快乐的。”

“谢谢你包容我的小少爷脾气,无论在我成功和失败时都站在我身后默默支持我。”

明台的字是他二舅舅手把手交的,标准的正楷,于曼丽之前还笑他太秀气,但此时这些字像是一笔一划的写在她的心上,不想抹掉,不想擦去。

“我发觉我得了一种病,因为我无法想象没有你的余生该怎么度过。”

“你曾对我说过你梦想中以后的日子,一夫两子,闲适安康足矣。”

“于曼丽,现在我想问你。'

这是最后一张卡片,此时她已经走到了小路尽头。这才发现她所站的地方是一个山坡。

底下是一望无垠的花海。

大朵的白玫瑰簇拥着些许红玫瑰。

“MARRY    ME”

“曼丽。”她回头,明台不知何时站在身后,穿着一身剪裁得体的黑色西装,捧一束白玫瑰🌹。

“嫁给我吧。”曼丽捂住嘴,努力不让自己哭出声。

明台眼眶也有些红“以后的日子,不论如何,我都希望能和你一起走下去。”说着掏出绒盒,明台拿了十几年的毛笔,此刻却连一个小小的戒指盒都颤抖的打不开。明镜在一边看着扶额,这小子排练了这么多遍,怎么到关键时刻又卡壳。

好生费了一番周折,打开时明台手心都湿透了。

于曼丽已经泪如雨下,大脑一片空白,只一个劲的点头说我愿意。

明台手忙脚乱的为她套上指环,大小正好合适。戒指很简单,戒面镶着一圈碎钻,环内刻着二人的名字缩写。

“T&L”台丽。

明台起身将曼丽紧紧拥入怀中,微弯起嘴角用调笑的语气在她耳边呢喃道

“于曼丽,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女人啦~”尽管他的眼眶里也蓄满了眼泪。

明镜静静的看着他们,只觉得似乎回到了当年那段日子。

那个人也曾挖空了心思向她求婚,惹得她梨花带雨却手足无措。可惜时过境迁,有太多东西让他们不得不分开。只希望眼前的这两个年轻人能够一直幸福下去。

—————————————————————————————

明台求婚成功,一时间都处在呵呵笑的傻乐状态,一家人(准)吃了主宾尽欢晚餐,一派和谐——在于曼丽看见那本书之前。

于曼丽是在明镜房里看见那本书的——明镜叫她去房里谈心。

那本书就摆在明镜的床头柜上。

明镜说的话她只零零碎碎的听了一些,她的心思全在那本书上。

记忆中的那本书拨开重重浓雾,原本父亲视若珍宝的书此刻端端正正的摆在她准婆婆的床头柜上。

她觉得自己的脑子有点不够用,于是她向明镜提出了看看那本书的建议。

明镜明显有一瞬间的怔仲,不过立刻掩饰过去。

“好。”她回答的很干脆。

曼丽从她手中小心翼翼的接过那本她童年的阴影。

《翔地记》

是本老书,一看就有些年头了,但是书未有缺页折损,只是边角被摸出了毛边。

可见主人的爱惜。

曼丽捧着这本书看了很久,心里有一个小人一直在叫嚣着让她翻开,翻开。

翻开之后她所有的疑问都能解开,可她害怕,害怕真相她不能承受。

最终她还是打开了那张薄薄的纸,用了她全身的力气。

果然不出她所料。

南方有嘉木,北方有相思。

一笔一划,字迹张狂,扒开外表包裹着浓浓的宠溺温柔。

“嘉木风可摧,相思不可断。”曼丽喃喃的接道。

这是父亲那本书上题的话。

明镜一惊,猛地站起来,又觉得不妥,用手巾浅浅的擦了下嘴,试图掩饰自己的失态。

“这是我大学教授的著作,当年文革他受到迫害,把成果交到我手里,我便只印了两本。”明镜解释道。

“那另一本呢?”

“丢了,找不回来了。”

她还想问什么,明镜已经叫明台送她回去。

她脸上满满的疲态,好似一下子老了十岁,不复之前的精致形象。

曼丽回到家时夜已经很深了,王天风正洗碗。

“父亲,您认识明董事长,明镜吗?”

“啪!”她证实了心中猜想。

父亲背对着她呆了许久,慢慢的俯下身捡地上的碎玻璃渣。

尖锐的玻璃渣划破了他的手,沁出鲜红的血珠,他浑然不觉,只是一字一句的重复道

“朋友,只是朋友。”

于曼丽站在那里,心凉成一片。












评论(9)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