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湖以南

一个练文笔的号,不喜勿喷,感谢合作。

伪装者之别离 第七章

明楼已经有几天几夜未合眼了,从得知阿诚病情开始整夜整夜的睁着眼。

明镜眼瞅着他比明诚这个病人憔悴的更快,心里急的要命,却又拿他没办法,只能让王天风一个手刀劈晕了他。

明诚看着他在自己面前被劈晕反倒松了一口气,这几日自己精神愈加不济,开始无休止的沉睡,醒来时又被病痛折磨的生不如死。大哥一直在身边守着他,不眠不休。

明台和王天风合力把大哥抬到床上盖好被子,看见一旁的二哥不禁鼻头一酸,阿诚哥这段日子看着看着瘦,大哥也紧跟着他掉肉。两人身上都只剩下一把骨头,明台方才扶住大哥的肩膀,只觉得咯着他生疼。

他走过去为明诚擦了擦额头上渗出的汗,又为二人掖了掖被角。明诚费力的扯出一个笑,他脸上戴着呼吸机,并不方便。明台猜到他心中所想

“阿诚哥,大哥这一一次一定能睡个囫囵觉。我和老师先出去了,有事就按传呼铃。”明诚虚弱的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他想别过头去看看大哥,一个小小的动作竟累得他满头大汗。他在心里自嘲似的笑笑,没想到曾经引以为豪的强健体魄如今残破成这个样子。

明楼睡得沉了,大约是梦中也害怕吵着明诚,只敢憋闷着细细的扯呼噜。他眼窝深陷,胡子拉喳的,即使睡着了也双眉紧蹙,嘴巴微微撅着,像个小孩子一样。

明诚的眉眼一弯,大哥平日里那样不苟言笑,只有梦中才会罕见的流露出一点小情绪,也真是可爱。

明诚贪婪的用眼睛一遍又一遍的描摹着大哥的脸部线条,他不知道自己还能看多久,只能称着仅剩的一点时间多看看。

届时阴阳两隔,只怕再无机会。

明思站在门口看着床上的两人,只觉得心里说不出的难受,他打小被大舅二舅带大,他们对他来说就像父亲一样。

母亲那时候忙于打理明氏,并且他身份特殊,并不能待在明家。彼时大舅二舅自己都还是个半大孩子,突然接手一个小奶娃,也是一路摸爬滚打锻炼过来的。大舅负责教他学习,二舅则管他生活,偶尔来了性质也会指点他的艺术。

现在看来,在巴黎的那十几年是他们二人一生中最安逸幸福的日子,除了大舅二舅没事去杀个人,一切都和美并且其乐融融。

明思思绪越飘越远,站在门口走起了神。

突然有一只手扯他的衣角,他回头一看,明跃,手里还牵着明白那个胖嘟嘟的小丫头。

他竖起一根手指在嘴边“嘘。”

明跃煞有其事的学他嘘了一声,身后的明白还小,藏不住话,明跃拦不住她的机关枪

“明思哥哥,你怎么哭了呀?”明思一怔,飞快的往脸上一抹,笑道

“哥哥被沙子迷了眼睛,明白乖,我们去别处玩好不好,大伯伯和二伯伯要睡觉觉,不要打扰他们。”说着去拉两个小家伙的手。

明白一脸懵懂,转头疑惑的问哥哥

“大人们都容易被沙子迷眼睛吗?可是明白和哥哥都没有。”

明思脚步一滞

“明白还小,长大了就会知道了。”说罢叹一口气“哥哥希望你永远都不会被风迷眼睛。”

明白听不懂哥哥说什么,可是一边的明跃却懂了大概,他拉着妹妹的手头也不回的往外跑。

曼丽在门口叫了几声都没叫住。

明楼累了几天,睡得昏天黑地,一觉醒来已经到了第二日早上。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打在他脸上,刺得他头疼。稍稍一动后颈僵疼,他一惊,坏了!阿诚。一睁眼就下意识的看向旁边,明诚好好的躺在他身边,微阖着眼。

阳光透过玻璃窗在他脸上勾勒出一个模糊的轮廓,时光能一直停留在这一刻该有多好,如果能够忽略明诚脸上明晃晃的呼吸机和满屋子的医疗器械的话。

明诚其实早就醒了,他瞌睡一向很浅,只是最近睡意来得愈发汹涌,他实在睁不开眼。

但耐不住明长官灼热的视线

“阿诚?你醒了。”

明诚眉眼一弯,他不方便说话,只能通过细小的表情变化来表达意思。

幸好两位明先生默契十足,以往只靠脑电波交流,所以语言根本不能成为他们之间的障碍。

明楼温柔的笑了笑,握住了明诚放在身侧的手。两人手上都有枪茧,但战争结束后被闲适的时光磨薄了不少,只余下薄薄的一层粗糙。

“明二少爷,睡得好吗?”

明诚指尖微动,在他的掌心轻轻的点两下

“好。”

“明教授?”是陆执。

明诚不喜欢医院,他厌恶刺鼻的消毒水味道,医院给他留下了太多不好的记忆。家里人拗不过他。

苏意便托自己的一位好友长驻明家,他是这方面的权威,可以实时对明诚的病情进行观察,以免出现紧急情况。

现在明楼明诚的卧室已经变成了一个浓缩的手术室,什么都有。

陆执简单的为明诚做了一些检查,眉头越蹙越深,明楼看着他,只觉得比杀人更加紧张。手上不禁用了劲,直到明诚略略挣扎了一下才反应过来。

明楼一惊

“没事吧?疼不疼,都怪我,太用力了。”

那边陆执已经给明诚摘下了呼吸机

“我没事,别担心。”他的声音很轻,似乎一不小心就会被风吹走。

“明教授,明老师这几天情况好了些,这是好事。”

陆执松了一口气,紧皱的眉头也舒展开来。

明楼闻言大为惊喜,回头看着明诚,眼里满是笑意。

明诚苍白的脸上也有了些红晕,看着健康了些。

“伯伯,伯伯…………”是明思几兄妹。几个人不知道在哪里裹了一身泥土和枯草,狼狈得好笑。

明跃人小,步子却踏的极快,扯得后面的明白几乎连滚带爬才勉强跟得上他的脚步。明思看不下去,一把将明白抱起来。三个人一路跑进来,动静极大。

明白一被放下来就要往明诚身上扑,明楼手疾眼快捞了个满怀,虽然说小丫头不重,但现在的明诚那里经不住任何冲击。

“放我下来,大伯最讨厌了。”小丫头一脸不满,在明楼怀里不停的挣扎。明楼高高的将她举着,不让她碰到床。

“再闹大伯去叫妈妈了。”明楼佯怒道,明白一听'妈妈'就犯了焉儿。明家小公主什么都不怕,最怕妈妈,家里人都宠着她,除了妈妈。只要一犯错误毫不留情,家里地位最高的大姑姑和二伯伯劝都没有用。

“大伯真坏,就知道一个人霸占二伯伯”。明楼哭笑不得的听小丫头嘟嚷。

一把把她丟到明思怀里“找你大哥去。”明诚一脸无奈,招手让明跃明白到床边来。

“二伯伯问你们,上次教你们的画都会画了吗?”

“早就会啦,明白画的比哥哥好。”明跃还未说话,明白就兴冲冲的抢答道。

“明白乖,去哪里玩了?弄得像小泥猫一样。”明白发顶在明诚掌心蹭了蹭,偷偷的往明思那边瞄了一眼,嘟着嘴不说话。

“明跃,你来说。”明诚早看到站在门边的明思一脸窘迫,故意不去问他。

明跃三下两下的跑到明思身边把他拽过来,明思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把藏在身后的东西掏出来。

是一个许愿瓶,明诚一愣。

这个许愿瓶是年前他无事时与明楼和两个小家伙一起折的。

当时明楼还神秘兮兮的告诉他们,折满一千颗就可以许一个愿望。

明楼躲开两个孩子眼里的希冀。

明诚颤颤巍巍的接过巴掌大的许愿瓶“告诉伯伯,你们想许什么愿望?”

“希望伯伯快好起来,能够陪我们玩。”明白明跃异口同声的说出口,脸上的小表情说不出的严肃。

一旁的明楼接过许愿瓶,点点两个孩子的小脑袋

“好啦,你们的愿望很快就会实现了,二伯伯马上就会好起来了。”

说罢转头看向明诚,确认的重复了一遍

“你一定会好起来的,是吗?”眼神坚定。

明诚有一时的怔仲,只是很快消失得无影无踪。

“是。”

——————————————————————HE     END

——————————————————————BE     TBC感谢您的支持,如果您喜欢HE,就请到此止步。

如果您喜欢BE,请等待下次更新。

最后,感谢您忍受我的慢性子。

阅读愉快,么么哒。

评论(20)

热度(55)

  1. 你先把槍放下南湖以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