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湖以南

一个练文笔的号,不喜勿喷,感谢合作。

【知乎体】有几个弟弟是什么体验?

有几个弟弟是什么体验?

明镜,明家大总攻


@苏意,谢邀。


我有三个弟弟,老大@湖畔旁树林边 老二@我和大哥荡秋千 老三@防强闪太阳镜批发代购  常玩知乎的众位应该很清楚,接下来正文。


老大明楼,老二明诚,由于特殊原因我就一起介绍了。


明楼是我一母同胞的亲弟弟,也许是基因问题,我明家的孩子人到中年都开始了一去不回头的横向发展之路,例如排老大的明堂哥到我家明楼。虽说现在他俩都已经进化成风度翩翩的成熟款男人,可掩盖不了为我们明家专门订做衣服的老师傅暗示因为布料变多我们该多加点钱的事实。(不要劝我胖一点显得稳重,我看着我们家阿诚那副吃不胖的小身板就替他累的慌。)


谁能想到如今文能提笔安经济,武能镜片杀敌人的明长官从前也是天天逃课,打架,捉弄小姑娘,一样不落,常常把父亲气得七窍生烟却不自知。好在成绩一直不错,又碍于我家的情面,老师也不曾多说,后来这种情况至于家中突遭变故,又多了阿诚和明台两个弟弟。他几乎一夜之间蜕掉了明小少爷纨绔的那层皮,成为了能够独挡一面的明家大少爷。





阿诚那孩子,自打被明楼从桂姨手上救下来就变成了明•腿部挂件•诚,整日的跟在他大哥屁股后头。他个子小又干瘦,好几次我都怕明楼抬脚不小心给他带飞了。







事实证明我的担心都是多余的,明楼对阿诚就像我对明台一样,有过之而无不及。拿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阿诚刚来明家的时候,瘦不伶仃的,跟圆滚滚的明台站在一起更是小的可怜,看着明台反而要大他一些。许是受了那恶仆的虐待太久,心理伤害极重,他不怎么肯说话。没想到从那以后,明•芝麻馅•楼就开启了无敌弟控模式。





从一开始的教读书教写字,到后来教骑马教格斗,凡事都是他亲力亲为,手把手的教。明台好几次犯错找阿诚背锅,阿•鹿眼泪光闪•诚只要使出无敌绝技“哥哥”,那事定会不了了之。其实明楼心里清楚是明台,但是他就是想看看小家伙软软糯糯叫他哥哥的样子。我心里吐槽了千万遍,却又不得不承认阿诚每次叫我姐姐时我心都要化成一摊水的事实。

于是明诚同学终于在他无微不至的照(tiao)顾(jiao)下,成长成众人眼中无所不能八面玲珑的秘书长阿诚。


三弟明台,全方位对我展现了什么叫做对大哥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崇拜。满满当当的把他大哥年少时的那些坏毛病学了个全,甚至自己还研究出了众多衍生玩法,在这里就不细说了,看我们家弟媳妇对他那死心塌地的样子就知道了。明台比阿诚先来,自小大祸常闯小祸不断。明楼早早褪皮,阿诚几乎从来没让我操过心(当然想操心的机会也被他大哥抢了)所以我对明台宠到了极致,所幸小时候有他大哥做引导,长大了他老师又及时出现,才没有长歪。虽然跳脱了一点,可好歹是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好少年。



只要明台在家必定成天鸡飞狗跳,他以让阿诚哥开心这个理由,带着阿诚爬遍了家里的大树小树。时不时可以听到打碎东西的声音,当然两分钟后就可以听到他大哥的怒吼伴随着阿诚一遍遍“哥哥哥哥………………”就这样,软乎乎的小胖子明台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挨打路。








后来我怀孕,去了巴黎待产,把偌大的明氏交给明楼和明堂哥。宋婆婆后来跟我说,明楼跟着明堂哥学习管理,阿诚天天跟在他后面大哥长大哥短,明台还是只黏糊糊的糯米团子,什么也不懂,看着觉得好玩,于是也跟着他们跑。所以每次明堂哥一抬脚后面就跟了一串,弄得他哭笑不得却又乐在其中。




半年后我回来,他们三个齐在机场外等我,明楼右手抱着明台左手牵着阿诚,逆着光站在那里,穿着同款的西装,整整齐齐的打着领结,笑着看我然后齐声叫大姐。阳光正好,我心里突然腾起一股难以言喻的自豪感,真想大声告诉所有人,看看'这是我的三个弟弟,是我的最坚实的后盾。此后很多年,我都会想起那天,想起那时最好的他们。



世人常说我一人带着他们三个多辛苦多辛苦,其实他们带给我的快乐才是无法想象的,每当我遇到苦难快挺不下去的时候,想到他们三个在我身后,心就安了下来。






再后来他们兄弟三人走了一条凶险并且不能回头的道路,家里除了我全都是做这一行的,我心里说完全不担心都是假的。就算已经搬到了巴黎过安全的生活我依然有一段时间每每从血腥的梦里惊醒,梦里他们满脸是血的站在我面前,声声念念都是“大姐……大姐……”,醒来后也是止不住的心悸,非要到他们房间看看他们安安稳稳的躺在床上睡觉才会安心,一转头泪水已经把枕巾都打湿了,这种日子直到一年后彻底安定下来后才改善。





我一生都在为他们担惊受怕,怕失去他们,如今他们过的好,是对我最大的安慰。

如果硬要说什么感受,大抵就是充实二字了。


假装我能够@是子木啊  同学,我迟来的更新,不好意思么么哒。

感谢阅读到这里的你

谢谢你忍受我的慢性子。


评论(31)

热度(292)

  1. 杂食屯粮怪南湖以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