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湖以南

一个练文笔的号,不喜勿喷,感谢合作。

相思知不知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对明镜来说,这段回忆足够刻骨铭心,以至于每次想起时似乎都还能感受到刺骨的寒冷。






苏意看着榻上哭的浑身发抖的明镜,心里有些愧疚,她知道这件事是明镜心里隐秘的一道疤,从不轻易视人,只在无光黑暗的地方悄悄的疼。现如今她狠狠的撕开这道疤,让明镜再一次直视血淋淋的伤口。






只是内心的愤怒超过了愧疚,她单膝跪在榻前握住明镜的手




“镜姐,他王天风不过一个懦夫而已。”




明镜睁大眼看着她,显然没有反应过来





“这么多年,你一直在原地苦苦等他,他纵然知道你在这里可有回头看过你一眼?你在巴黎受苦受难的时候,他可有在你身边?如今小思长大成人,一切即将尘埃落定,他倒想着回来了,之前一直躲在暗处,不是懦夫是什么??”





明镜张了张嘴,试图为他解释




“他…………他不知道……”





“不知道?好!”苏镜冷哼一声“你差点死了的事我当他不知道,小思三番两次死里逃生我也可以当他不知道。那明家突遭大难呢?明董事长屡次遇险呢?这些事他也不知道??明镜你看清楚!他王天风不聋也不瞎!!”苏意一时气急,竟对平日里尊敬的姐姐直呼其名。






明镜一愣,随即擦干眼泪低下头,眼神平静无波,说出的话却字字坚定,不容置疑




“苏意,你糊涂了吗?天风他做的是关乎国家存亡的大事!如何把儿女私情放在第一位?你也是一位战士,应当知道的。”





苏意定定的看了她许久,像是从未认识过她一样,她突然发现,时间过的太久太久。记忆中那个曾经温婉柔和的女子已经被时光磨励出了坚硬的棱角,不再是她软软糯糯的需要被她强悍的护在身后的小姐姐。她一遍遍仔仔细细的用目光描摹明镜的眉眼,试图从中找出一点点过去的影子,然而无果,她颓然的站起来,双手捂住脸,喃喃道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可是,你不怨他么?”






“怨他什么?怨他保家卫国?怨他血战沙场?”明镜摇摇头,脸上仍有依稀斑驳可见的泪痕“苏意,我之前是怨过的,可是后来太忙了,我没有时间更没有精力去怨怼。我身后有明氏,有他们三兄弟,我必须强大起来。终于等他们都长大成人,我也想通了,我与他,至此已经错过了这么多年。若还要花上几年时间来化解矛盾,岂不是得不偿失。何况我们都老了,经不起这么折腾了,人一辈子能有几个二十年,不如好好过下去。”






苏意怔怔的听着,也渐渐湿了眼眶







“我何尝不知道,只是我害怕,我害怕………………”我害怕再见到满身是血的你!她喉头哽咽,接下来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





明镜猜到她心里所想,上前紧紧拥住她






“苏意,我知道你担心我,我会保护好自己,一定会的,你放心,好不好?”






苏意终于在熟悉的怀抱里嚎啕大哭,那件事不仅仅是明镜的痛,也是苏意心中无法舒缓的结。年仅十五岁的苏意目睹了曾经艳羡的情侣分开,两小无猜的姐姐被敬爱的师兄抛弃甚至命悬一线,从此在心中无法释怀。






时光荏苒,好像又回到了那个充满阴冷气息的医院,只不过相拥的少女已成人母,场景也变成了洒满阳光的午后。







苏意哭了有好一会才闷闷的抬起头,瞧见明镜也是眼泪汪汪,“扑哧”一下破涕为笑,颇为不好意思的吸了吸鼻子






“瞧瞧我们都多大的人了,还哭鼻子。”






明镜帮她把一缕弄乱的碎发别上去,听见这话不以为意道





“那有什么?这里就我两个人,你不说我不说,谁会知道。”说罢调皮的眨眨眼





苏意笑笑,又想到了什么,沉默了一会儿,直视着明镜的眼睛的问道






“镜姐,小思的事,你准备什么时候跟他说。”





明镜手下动作一滞,许久才开口




“再等等吧,等合适的时机。”





——————————————————————

明台敲敲门





“老师?”




“进来。‘’

得到许可后明台推开门,王天风正在闭目养神。




明台把带来的干净衣物放在床头柜上,大大咧咧的坐在床边



“老师,郭骑云传来消息,巴黎那边已经安顿好了。”





王天风并未睁眼,淡淡的应了一声




明台也不在意,自顾自的玩着手指




“等毒蛇那边安排妥当,我们就启程。”



明台点点头,他不问怎么去,因为他知道毒蛇和毒蜂联手的时候没有他的事儿。



那厢王天风终于正正经经的打量了一番许久未见的学生,心里满意的喟叹了一声,不错,沉稳了不少。



明台被他锐利的目光扫视的浑身不自在




“老师,你这么看着我干嘛?”



王天风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因为他不得不承认这段时间明台在毒蛇手下磨练得相当不错。




明台拍拍手,准备离开,师徒倆都默契的不谈关于明镜的事。




“等等。”




明台停住脚步,疑惑的看向他老师




“你和于曼丽结婚,我也没有什么礼物送你。你把第一个抽屉打开,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





明台虽然有些摸不着头脑,还是乖乖的依言打开了抽屉,一个颇为古朴的盒子静静的躺在里面。他取出盒子正要打开,王天风出声制止





“给于曼丽的。”





明台不情愿的嘟嚷了一声,她的不就是我的么?




王天风拍拍床边的位置,示意明台坐过来。



“俗话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为师把于曼丽从
死亡线拉回来两次,也算的上是她的娘家人了,如果不好好对她,你自己掂量着点儿。”说罢冷笑一声,捏捏明台的脸颊。




明台被这冷笑吓了个激灵,忙点头称是,王天风知他是赤诚之人,心中是有于曼丽的,嘱咐完了就挥手让他出去。




他站起来“啪!”的行了一个军礼“是,老师。”,脚不知道嗑到什么东西,发出细微的一声响,明台一向听觉灵敏,未免踩到什么西于是低下头去看。





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他软磨硬泡大哥那里抠来的指南针袖扣落在地上,旁边散落着几颗做工精细的扣子。




“老师,这可是我最喜欢的一套衬衫?!!!”他哀嚎一声,小心翼翼的捡起那颗袖扣,喋喋不休的抒发自己此刻悲痛的心情。




王天风暗叫不好,果然明台心疼了一会儿就转移了关注点




“不过这扣子为什么会掉在地上,难道…………”他猛得转头去看自家老师,王天风脸上难得的红一阵白一阵,不过也只是片刻。



明台尴尬的清清嗓子说



“老师,你伤还没有好全,注意点身体。‘’




在王天风跳起来揍他之前迅速离开了房间,留下一脸哭笑不得的王天风骂他“臭小子!”




明台一路哼着小调找孩子他妈,在厨房找到了熬汤的于曼丽。





于曼丽正拿着一柄小勺缓缓搅动锅中的鸡汤,明台自后方抱住她,于曼丽怀孕后除了依旧没有长多少肉,四肢纤细。



“老师好一点了吗?”曼丽问





“好多了,你这熬的什么?”明台把手从她腋下穿出稳稳的环在她隆起的小腹处,在她耳边轻声细语。




曼丽一缩,脸红到脖子根,她最怕痒了




“离远一点,我看这几日大姐的脸色不太好,拿了些益气补血的药材熬汤给她喝。”





明台心里一暖,装模作样点点头道




“娘子甚得夫心啊!”





“讨厌,一边儿去。”于曼丽推开他,伸手去够柜子顶上的砂锅,明台先她一步把东西拿下来放到流理台上,看她把汤倒入砂锅中开小火熬煮。一套动作行云流水,看得出来是下过功夫的。






“对了!老师叫我给你个东西。”说着掏出那个盒子。





于曼丽打开盒子,瞬间红了眼,明台只看了一眼,也愣住了。




盒子里是一对翡翠戒指,当初他们去重庆执行任务时戴的那一对,只是款式更为精致了,是细细打磨过的。





















感谢阅读这里的你,谢谢你忍受我的慢性子。

新年快乐,谢谢支持。




















评论(25)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