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湖以南

一个练文笔的号,不喜勿喷,感谢合作。

相思知不知 第十五章(北平方家认亲预警)

王天风经苏意调养了一番,不多日就可以下床走动了。能这么快和明镜手挽手看日出看夕阳,王天风对苏意感激之情溢于言表,只是苏意倒不怎么理他,总是面色冷冷的,看他的眼神像是要吃人。

她越是这样,王天风心中的疑惑越甚。小师妹从前最是敬佩自己这个师兄,堪称他和明镜在一起时的头号支持者。可如今除了关于身体的必要嘱咐,她从不跟自己多说一句话。当苏意再一次带着敌意狠狠的拉紧胸前新换的绷带时,王天风终于忍不住了

“看来小师妹是gd派来谋杀我这个老军统的特工,要不然怎么下手如此不留情面呢?”

一旁的明镜面色一僵,用眼色示意苏意冷静一点。

苏意冷哼一声,手指翻飞打了个漂亮的结。

“要是真是那样就好了,我一定会一刀一刀把你的肉剐干净,然后拿去喂狗。”

“苏意,我吩咐厨房今天特意熬了你最爱的茯苓鸡汤,你去看看吧。”明镜截住二人的话头,苏意知道她是想给两人一个台阶下,而她也不想姐姐太为难,收拾好工具便起身离开。

明镜替王天风掖好被角

“苏意最近心情不太好,说话难免冲了些,我代她向你道歉。”

王天风摇摇头,握住她的手

“没事,我怎么会。”

明镜勉强挤出一个笑容,王天风心里的疑虑已达到了顶点,虽说他有愧于明镜,可苏意的态度也不至于这样,为什么?明镜为何不开心?她和苏意之间到底有什么事?还有,小思是谁?一大堆问号扑面而来,挤得他脑子发疼发胀,但面上却只能不动声色。

明镜是何等聪慧的人,几乎瞬间便察觉到自己的表情不对。只是等到她反应过来时,王天风的脑中早已百转千回。

明镜余光瞥到爱人探究的目光,心里一跳,她拿不准王天风是不是已经晓得了些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这样算是个什么讲究。也不是不想告诉他,只是心里始终有一个小小的坎儿,明明很容易,却怎么也迈不过去。

手里的绣帕被她紧了又紧,王天风叹了口气,握住她的手

“我知道的,你想和我说的时候自然会说,不必为难。”

明镜垂下眼,点了点头,随即似乎想起了什么,急匆匆的站起来

“哎呀,都这个时间啦,我去厨房瞧瞧给曼丽的汤炖好没有。”

脸上的神色颇为不自然,实在没有说服力,出门时显得有些慌不择路的意思。

王天风望着她远去的背影,眼光愈发幽深。

明镜猜得没错,他心里有了猜测,只是不敢确定也不准确。

首先是苏意对自己愤怒的态度,问到明台小思时他有明显的停顿,再加上明镜遮遮掩掩。他大概可以判定有一个对明镜很重要的男人叫小思。

这个男人以什么身份待在明镜身边?朋友?家人?亦或者,爱人?

王天风苦笑一声,纵横地狱半辈子的自己现在竟像一个毛头小伙子一样惴惴不安,甚至阻止不了心底明目张胆蔓延的酸涩感。

天知道


只要他一想到曾经有一个男人日夜陪在明镜身边,牵她的手,嗅她的发香,甚至和她亲吻,不不不,不能再想了。

因为他嫉妒的想要发狂!


于曼丽站在门口,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老师脸上变幻莫测。她心里纳闷,难道老师在重庆顺带学了变脸?

“老师?”

表情瞬间凝住,王天风点点头示意她进来。

于曼丽暗自咋舌,啧,回去跟明台说说,看来老师教他们的还是有保留。

她把托盘放好,王天风头疼的瞥了一眼那个蓝底青花碗

“这次又是什么?”

“是黑鱼汤。”于曼丽揭开盖子,馥郁的香味迅速在房间里了蔓延开来。

看见老师罕见的一脸生无可恋,她好心情的又补了一刀

“大姐说了,这汤是必须天天喝的,能够有助于您伤口愈合。”

王天风一哽,嫌弃的把勺子放在一旁,闭着眼一饮而尽,好像他喝的是毒药而不是香气扑鼻的鱼汤。

于曼丽止不住的偷笑,老师自从受伤以来天天被大姐逼着喝这个喝那个,明台甚至还偷偷的吐槽说觉得老师不像在养伤倒像在坐月子,不过话说老师看起来确实肉了几斤。

王天风一个淡淡的瞥了她一眼,她立即就噤了声,虽说老师现在战斗力几乎没有,但杀伤力还是在的。

“那边都安排好了吗?”王天风问

“是的,老师,安排在一周后,毒蛇那边已经准备好了,等我们走后立刻按计划实施。”于曼丽敛了笑容,毕恭毕敬的答道。

王天风点点头,飞快的瞄了一眼她微微隆起的小腹,有些不自在的咳了几声。

“几个月了?”

于曼丽没料到老师会突然问这个,下意识的回答道

“四个月了。”

王天风愣了许久才回过神来,这时于曼丽已经出了门。



不知怎的,他想起了那年冬天在医院里见到的婴儿,小小的,带着生命的热气,努力的一呼一吸。王天风想,如果那个孩子活了过来,说不定也有十多岁了吧。

虽然只有一面之缘,但对于见惯了血腥和杀戮的他来说这个小生命简直是出来以来唯二的暖阳。


———————————————————————

一周后。

等明镜把所有东西都打点好,方家的车也已经停在门口。

来接他们的是方家大少爷,方孟敖。

“麻烦你了,小伙子。”明镜把王天风扶上车。

“不麻烦,早听说明家大姐女中翘楚,如今一见,果然名不虚传。”方孟敖笑着为明镜开车门。

明镜在商界浸淫多年,自然不会被这两句夸奖迷了眼。但方孟敖眼神格外真诚,大小伙子阳刚又有朝气,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就夸的她笑魇如花。

王天风重重的咳了一声,以示存在感。明镜嗔怪的瞪了他一眼,似是不满意他打断自己的话。

“孟敖啊,你今天多大啦?结婚了没有啊,没有结婚大姐给你介绍一个好不好啦,上海有一家姓金的大户人家,他们家的小女儿是个老师,长得漂亮的不得了,可能年纪比你大一点,不过大一点有大一点的好处啊,女大三抱金砖啊,大一点知道疼人。”

看看!看看!认识才十几分钟称呼都变了!王天风愤愤不平。

突然他掌心一热,明镜把手伸过来与他交握,十指相扣,脸仍对着方孟敖的方向。他一愣,更加用力的回握住。

“大姐,我已经有未婚妻了,准备结婚了。”方孟敖装作没看见夫妻倆的小动作,笑着回答。这位明家大姐真是热心,想必家庭环境也是温馨的吧,在这样家庭长大的孩子,定是幸福健康的。

“结婚了呀,那肯定也是个有福气的好女孩子,你有兄弟不啦?”明镜也不在意,追问道。

方孟敖稍一失神,车差点撞上路边的小摊,明镜吓了一大跳,和王天风几乎同时往对方扑去,最后结结实实的一个拥抱。两人愣了一会才相视而笑,真是老了,这样的小事还大惊小怪的。

“没事吧?大姐你们俩没事吧?”方孟敖急急的下车察看。

明镜不自在的拢了拢头发

“没事没事,你没什么事伐,哎呀年轻人开车要小心点的呀。”

方孟敖歉疚的笑笑

“对不起大姐,我走神了。没事就好,我们走吧?”

他发动车子

“对了大姐,你刚才不是问我有几个兄弟吗?”他的声音在发动机声音中仍然坚定真切“两个,有两个弟弟,大的又27了,小的也25了,小的在警察局工作。”

明镜心里有些异样,好奇驱动她又问了一句

“那大的呢?”

“小的时候在上海,遇到轰炸,走丢了。”他突然神色认真的望着后视镜里的明镜,‘’不过他一定遇上了好人家。"

明镜心里一跳,27 岁,走丢了,一定不会是她想的那样,一定不是。她默默安慰自己,旁边的王天风显然察觉到她的心思,伸手把人揽入怀中,轻轻的安抚,车里的气氛也莫名其妙的冷了下来。

直到明镜在机场看见方孟敖的弟弟,她失态把他拉到自己的跟前细细的瞧了又瞧

“你叫什么?你刚才说你叫什么?”

方孟韦早就从父亲和哥哥口中得知一切,他扶住明镜“孟韦,大姐,我叫方孟韦。”

她失控的推开这个和自家弟弟几乎长得一模一样的青年,摇摇晃晃的往王天风的方向走,看见他们一脸镇定,甚至没有吃惊的样子。

“明台,你是不是早就知道?”

“是,大姐,方家的人是通过我联系的阿诚哥。”明台看着几经崩溃的姐姐。

明镜发了疯的捶打他

“你疯了吗?你疯了吗?阿诚是你的哥哥啊!”

明台心里一酸,紧紧的抱住姐姐。明镜终于大哭出声,偌大的机场只有她的哭声,没有人劝阻。

她哭了好一会儿才直起身,接过曼丽递来的手帕擦了擦眼角。

“曼丽,我们走吧,方行长的好意我们岂能不接受,方先生你放心,这次护送产生的费用,请你给我列一个清单,我会在出国后派人送到你府上,我们明家,从来不差钱!”

明台抑制不住的抽抽嘴角,他从小到大第一次听到大姐这么赤裸裸的说自己有钱。

“不过请方公子转达方行长,我们明家,是上海大家,明诚,是我明家一手把他拉扯大,就算他死了,也是明镜和明楼的弟弟,明台的哥哥,是我明家的二少爷。你们方家想丢就丢,一句走散了就想重新把他接回去,我明家断断不会同意,也不会让他受一点委屈!”

明镜眼圈泛红,声音虽然沙哑但是坚定有力,说罢头也不回的进了机舱。

方孟敖还想上前解释些什么,被方孟韦拉住了

“哥,知道二哥过的好就好了,其他的事以后再说。”



谢谢大家忍受我的慢性子,应该还有一章就完结啦😄

感谢阅读到这里的你!


元宵节快乐,么么哒你们。














































































评论(9)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