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湖以南

一个练文笔的号,不喜勿喷,感谢合作。

相思知不知(完结章)

相思知不知     第十六章(完结章)

方家的事对明镜实在冲击太大,以至于她到了从香港上了飞机也没有说过一句话,自然也就忘记交代明台巴黎的事。

飞机匀速在道上滑行,明镜仍在座位上愣神,王天风摸了摸她的手她才像惊醒一般转过头来“快到了。”王天风叹了口气,侧头吻吻明镜的额角“你也别太担心,阿诚是个聪明人,他也大了,这些事他自有决断。”“我又何尝不知道这些道理,只是…………”“我知道你放心不下,这种事情,船到桥头自然直嘛。”

王天风站起来为她解开安全带,眼睛微微下垂与她对视,目光温柔沉稳,明镜一时怔仲,原本脑中大段大段的话都跌入了王天风的眼睛里,深沉于底。王天风看着她笑出来声,明台那小子的招数果真有效。明镜这才反应过来刚才自己多么丢脸,轻咳一声掩饰尴尬,她拉着男人的手借力站起来,快步往门口走出去,王天风乐呵呵的跟在后面,两人正与明台两口子撞上。



明台一脸疑惑的瞥了一眼姐姐红透了的耳根,换来明镜一记狠狠的眼刀。旁边的于曼丽脸色有点苍白,她孕吐严重,靠在明台怀里颠颠簸簸的睡了一路,此时胃里翻江倒海,难受到了顶点。明镜从包里掏出一个糖果盒递给弟媳“这个你拿着,里面是些梅子,止吐最好。”说罢打开盒子塞了一颗到曼丽嘴里,酸甜的口味瞬间在嘴里蔓延开来,曼丽舒了一口气“这梅子真有效,不过大姐你怎么会有这个?”明镜笑容加深“你喜欢就好,改日我叫苏意多做几份。”曼丽立刻意识到大姐这是在转移话题,也不在多说,只乖巧的挪到明镜身旁撒娇装小白兔。两人都是聪明人,不一会儿就把话题从时装谈到了珠宝。王天风面色不愉的瞄了一边在装死的徒弟一眼,快步跟上了明镜。留下明台在原地半天,他老觉得自己忘了什么,可绞尽脑汁都没想起来他忘了什么。

机场外明台一口流利的法语跟朋友交谈,他托朋友买了辆车并开来机场。于曼丽看着神采飞扬的明台,又熟悉又陌生,突然有些不知所措,自成为毒蝎以后,她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过这个仿佛无忧无虑的明台了,或许这才是他最原本的样子,再看看四周,完全陌生的环境和语言。一股深深的无力感涌上心头,于曼丽别过头假装看天的样子不说话,明镜早就察觉到于曼丽情绪不对,她听明台说了她的经历,打心眼里心疼这个孩子。只是她清楚曼丽的心结在于明台,她也不好多说什么,他们毕竟是以后要携手一生的夫妻,这种事还是由明台开解比较好。伸手把小姑娘冰凉的手握在手里,她的掌心干燥又温暖,好歹给了安慰。远处明台还在交谈,明镜突然想起很久未看见明思了…………等?!明思??!

明台很快就结束了谈话,到底是特工出身,几乎瞬间便感受到曼丽兴致不高。正想着安慰她一番,却被明镜急急的拉到了一旁,还未等到大姐出口,明台就小声说道:“明思这几日去了图尔交流学习,想必还未回来,定不会撞到的,也好给我们时间做准备。”明镜这才放下心来。

车子一路疾驰,王天风伤势还没好全,一会儿就靠着椅背昏昏欲睡。明台为了挑起于曼丽的兴致,一路上也滔滔不绝的说个不停,明镜配合着他唱了一大段双簧,曼丽总算露出了笑颜。此时正值巴黎的春天,通往郊外别墅的路上风景极美,纵是见惯了祖国大好河山的明镜也惊叹不已,回头却看见王天风一副要睡不睡的样子,不禁起了小女孩的坏心思,存了心要整整他,她捏住了王天风的鼻梁。王天风一时透不过气,睁开眼并未说话,只是换了个姿势抱住明镜继续睡。

明台和曼丽齐齐打了个激灵,他们没有错过老师睁开眼时眼里一抹锐利,顷刻便消失不见。明镜自王天风将她揽入怀中就闭起眼睛装死,一时竟睡着了。

等她醒来时已经傍晚时分,王天风和曼丽明显也刚醒,明台开了一路的车,早累的不行。一行人拖着疲累的身子进了明家别墅,在看到只裹着一条浴巾的明思时彻底懵逼了。

“母亲?小舅舅?你们怎么回来了?”明思惊道。明台强装镇定的拎着箱子牵着曼丽率先进了屋“稍后再跟你解释,你先滚回去把衣服穿好,臭小子,耍什么流氓!没见你小舅妈在这里吗?”明思呆了片刻,才发现除了母亲和小舅舅还有一位漂亮的女子和一位中年男人。忙不迭从的窜上楼梯,明思直到关上门还没有搞清楚发生了什么状况。飞快的套上家居服,站在门口抹了把脸,他觉得自己现在需要冷静一下。

明台把箱子都放好,看着客厅里沉默的两人讪笑道:“大姐你带老师到处看看…………”话没说完他就想刮自己两耳光,看什么看,家里到处都是合影,特别是正中央尺寸较大的一幅他们四姐弟和明思的照片,明晃晃的格外显眼。“大姐老师,我和曼丽去厨房泡杯茶。”说罢迅速逃离了现场,独留风镜二人相对无言。

事已至此,明镜自知不可能再瞒下去,况且他早晚都得知道。也不说话,她惊讶于自己辗转反侧这么久,此时竟意外的冷静,至少比合影前沉默不语的王天风看起来要好得多。明镜也不搭理他,任留他心里翻江倒海,悠悠的坐在沙发上开始看明思落在沙发上的明家公司账本。

曼丽忍不住往客厅看了一眼:“他们不会吵起来吧?”明台背对着她烫了一遍茶杯,明思被他两个哥哥带的极爱喝茶,年纪轻轻倒像个退休的老干部,茶具家里到处都是:“不会的,明思都这么大了,什么事对于他们来说都可以好好坐下来说。都已经错过了这么久,何必因为这些事再起波澜。”于曼丽背影一僵,这是在说谁,大姐和老师?还是她和明台?明台见她不答话,转过身直视她:“曼丽,老师和大姐分开是为情势所逼,他们已经错过了明思长达二十年的成长。可我们的日子还长,孩子还小,我们可以一起教他成人。”于曼丽泣不成声,抽噎着说:“可是…………你…………你那么好,我害怕……害怕……”“曼丽,”明台打断她“等我们安顿好了,我就带你去我以前的高中看看,介绍我的朋友给你认识,他们人都很好,一定会很喜欢你的好不好?”他替怀里的人擦干眼泪:“于曼丽,这是我的生活,也是你的,是我们一家人的。”

王天风鲜少被人居高临下的看过。

明思双手插兜,他换了一套马甲,白衬衫袖子挽到手肘处,露出精瘦有力的小臂。他遗传了明家人的高个子,相貌端正,一双眼睛倒和王天风像了十成十。聪明如明思,几乎是瞬间就猜到了来人的身份,毒蜂,大舅的死对头,小舅舅的老师,母亲昔日的恋人,他的…………父亲。

“那是我十五岁过生日时家人的合影,王先生,您不知道未经允许乱动别人东西是很不礼貌的行为?”明思盯着他手中的照片,淡淡的说道。“明先生,你的大舅就是这样教你和长辈说话的吗?”王天风把相框放回去。

父子初见,空气中就蔓延开浓浓的火药味,气氛一时剑拔弩张。明镜把账本往桌上一放,发出轻轻的“哒”一声:“明思,向你父亲道歉。”明思和王天风同时不可思议的转过头来,明思是因为母亲竟然让自己给这个二十年未露过面的人道歉,王天风惊讶于,这个臭小子,竟然是他的儿子??!

明思不服气的哼了一声,但他一向听话,不情不愿的走到王天风面前“对不起,王先生,是晚辈无礼了。”王天风眼里涌起暴风雪“你今年,十九岁?‘’年轻的那个含糊的嗯了一声:“怎么,王先生以为我母亲讹你不成?”年长的那个花了几分钟平复情绪:“当然不会,你母亲说什么我都会相信,更何况她不会骗我。”

明台夫妻倆还腻歪在厨房不知道在干嘛,客厅的三人气氛尴尬,明镜貌似在认真的看账本,父子俩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一来二往颇有些刀光剑影的意思。

实际上明思对王天风并没有多大的恨,毕竟他从来没有缺过类似父亲的爱,小时候他问过舅舅自己的父亲在哪里,大舅总不屑的说他是个疯子,二舅继而补充“也是个英雄。”他虽然从小受西方教育长大,但骨子里还是一个耿直正义的中国人,向来最佩服这类铁血战士。所以从隔壁那位郭叔叔的口中得知这个男人的身份和故事时,心里就已经倒戈了大半,甚至有些期待和雀跃。见到了之后确实也如他想象中的一般,挺直的腰板,锐利的眼神,是带着血腥气的军人。只是他还始终迈不过名为时间的那道坎,明镜和王天风心里都清楚。

一席谈话下来,两人都对对方有了不大不小的改观,王天风不得不承认明楼把明思教的极好,进退有礼,谈吐得体,有世家风范。从墙上排列整齐大大小小的证书奖杯来看,也定是一个发展全面的孩子。

眼看月色渐浓,曼丽嗜睡,早就坚持不住和明台先回房睡觉了。父子俩还在一来一往的聊天,从实时政治到风土人情,明镜自觉得这和她心里想的父子相认场面不太一样,相拥而泣痛哭流涕是有点夸张,但一派和乐融融是怎么回事?

好不容易止住了话头还是因为父子俩发现明镜睡着了,明思正准备起身就发现王天风一个侧身先于他把母亲抱在怀里,两人眼神交汇的刹那男人间的约定就已达成。

王天风把明镜小心翼翼的放在床上,动作细致又温柔,生怕惊醒了她。俯身在妻子脸颊印下一个吻:“明镜,谢谢你。手上的血太多,我以为此生注定亲缘凉薄,没想到你会回来我身边,还带来了明思。”



一周后,日伪政府宣布明楼及其秘书长明诚为军统特工,已秘密处决。与此同时,明楼明诚带着丧母的梁苗苗坐上了前往巴黎的飞机✈。

——————————————————————END


终于完结了,虽然我觉得烂尾。

肯定会有番外的。

在此特地向《伪装者之别离》的读者表示抱歉,答应你们的HE没有做到。

风镜党头顶青天。













评论(37)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