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湖以南

一个练文笔的号,不喜勿喷,感谢合作。

【知乎体】【现代AU】令你印象最深的一顿饭是哪一顿?(tccs番外)

【知乎体】令你印象最深的一顿饭是哪一顿?

222条评论       ▽分享

333个回答

静夜思,父亲和大舅共争食物链底端之位。

@白白白    谢谢小公主的邀请,哥哥前日托人从京城新进了一套资料书,明儿就带回去,顺便检查上次布置的作业哟😊

呼,有一段日子没上知乎了,因为家里的二弟@是苗苗不是萌萌 要准备高考,最近家里忙前忙后的也来不及上来看看,废话不多说,以下正文。

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是由大舅二舅带大的,二舅做的一首好菜(详情请转   家里有一个做菜非常好吃的亲人是什么体验?)从粤式小点到江浙菜,甚至精致的法餐,他都是手到即成,尤其上海本帮菜更是做的能让人把舌头吞下去,你们看我大舅日益丰满的体型就知道我说的多真实了(当然不排除你做的我都喜欢并且都要吃光这种腻歪的要死的设定)所以我们家经常会出现大家抱着肚子吃的一脸餍足后开始数落剩下几位男丁的情况,没办法,谁叫家里男女比例严重失调呢。

言归正传,虽然我是二舅的死忠粉,但令我印象最深刻的却是我大舅煮的一锅

方便面

是的你没看错,准确来说是一锅豪华至极的方便面。

那年我高一,比较……顽皮?好吧我承认当时有一点点……叛逆,惹了不少麻烦。于是我大舅以锻炼之名把我送到了一所普通的重点高中。开学一个月,我就把人给打了,暂且叫他X吧。因为他欺负班上一同学(女的),极其过分。由于自幼练习跆拳道,一下没收住脚,把人踹进了医院。一人做事一人当,我让女孩先回了家,自己跟着进了骨科。X的妈妈看着也是个不讲理的,果不其然一上来就嚷嚷着要赔钱。不过轻微的骨裂,还妄想着收买医生夸大病情狠敲,可惜骨科的主任医师是我二舅的老友,轻描淡写的开了张单子,表示回家休息几天就可痊愈。

X的母亲一看没占到便宜,开始不依不饶的要求见家长,叫嚣着让我进局子。班主任看他家里有点小权小势,明显更偏向他们家,附和着赔钱了事,催促我给家长打电话。

呵呵,二•我的保护伞•舅不在家如果我大•宇宙无敌黑面•舅知道会弄死我我怎么会打电话回家想挨揍么?

于是我犟着不肯打电话并且也不许赵叔叔打电话,仗着明家祖传嘴炮技能硬是绕了那同学的妈一个踉跄,但她扑上来的时候我还是下意识的没有还手,结结实实的挨了一爪子,三条血痕,得亏我个子高,只抓到脖子。眼看着我受了伤,赵叔叔立马给大舅打了电话,他接到电话什么也没说,只说知道了,便挂了电话。

我当时委屈的要死,伤口火辣辣的疼,赵叔叔给我处理了一下。期间那女人还在不断撒泼,直到等来了这家医院的院长,还有…………熏然哥?

两人联手三言两语就吓走了骂骂咧咧的两母子,哦我凌远叔叔说他正巧遇上了来医院执行任务的熏然哥,所以我熏然哥…………工作服还没脱。我大舅有事,委托他来接我。回家的一路上熏然哥都在安慰我,让我想到了我二舅,但我心心念念的二舅在千里之外,至少几天后才回来。

本以为回到家里又是一室冷清,没想到我到家没两分钟大舅就站在了大门口,风尘仆仆,带着一身的雨雪,眼中掩饰不住的疲累。见到他的一刹那,我差点像往常一样笑脸相迎,走到半路想起来今天干的事,猛地刹住脚梗着脖子和他僵持了半天。

他走过来,我以为要揍我,没想到只是摸摸我的头,问:“饿了么?”我闷闷的点头,眼看着大舅脱了外套挽着袖子进了厨房。

进!了!厨!房!

明长官?!不不不我们叫外卖吧?

外面的动西不干净。

大舅?!我来吧我来就行。

你那口子能熏热气儿吗?

舅舅?!你忘记你上次进厨房后来装修花了不少钱被二舅扣了夜宵的往事了么?!!

我那大•厨房杀手•舅转过来悠悠的看了我一眼,打开了和二舅的视频通话:“你二舅同意了。”一定是我幻听,不然怎么听出了委屈的意味?

二舅很快接了电话,那边有太阳,看背景应该是在咖啡厅的外面,我还没来得及说话,一个女声突兀的插进来:“哟,这就是你外甥,啧,小伙子长得真帅,年轻就是好啊对不对阿诚哥?”“金长亭?!”完了我大舅脸黑了“你怎么在那里?”

“大哥,长亭和她爸妈过来旅游,我们正好碰见。”“哎呀明教授你紧张什么,唉阿诚哥那边有马戏团我们去看看吧明大教授拜拜先挂了~”我举着被挂断的手机一脸懵逼的看着旁边不断散发着“生人勿近”气场的大舅“她是谁?”

“你二舅的…………初恋。”咬牙切齿的明教授道。

没了二舅的指导的我和大舅只能靠自己摸索,最后决定吃方便面,大舅开火的一刹那我已经做好了随时逃离的准备。好在有惊无险的刚把面下锅二舅就打了回来

“大哥?”

“嗯。”

“明思你把摄像头对一下锅,你们在煮方便面?家里什么吃的都没了?明思我说了多少次不要忘记补货,方便面多不健康,你还在长身体能多吃吗?”一顿唠叨扑头盖面而来,久违的暖心,二舅总是这样,条理清晰的上上下下把我和大舅的一切都打理好,贴心又细致。

我倚在门框上,看大舅拼命维持的“我生气了”气场在二舅软软的叫了一声“哥哥”后顷刻崩塌。

“明思你去把橱柜左手边那个柜子打开,里面有两根火腿肠,冰箱里应该有上次吃火锅剩下的肥牛和年糕,别别别大哥别放方便面自带的调料包,放盐和酱油,生抽生抽对对对就那个瓶子,明思去洗一把小菜。”

又听二舅忙不迭的指挥我们解决口腹之欲,还没忘记教育我

“明思我听你启平叔叔说那事,你做的对,没错,就是下次别忘了向你熏然哥请教一下怎么样打人又痛又看不见,这个他在行。”

“如果能智取最好,上去就动手不是好本事。”大舅补充道。

“大哥大哥汤要扑出来了,快把火关小一点,面放进去煮煮好入味。用那两个青花碗装应该正好合适。”

大舅忙碌的背影甚至有些笨拙,和视频里一脸担忧的二舅相映成趣,好一番折腾面上了桌。

我尝了一口,或许是饿的太久,一锅煮的方便面意外的好吃,大舅捧着碗献宝似的拿给二舅看“明思说好吃,你快点回来我做给你吃呀。”像个要糖的孩子“诶,知道了。”我听见二舅说。

诶,知道了。

——————————————————————

看到很多朋友的祝福,谢谢大家,这件事已经过了九年,时至今日,我仍然对那晚他们说的每一句话记忆犹新,没有责骂,没有质问,只是一顿寻常的唠叨和一碗暖人心头的面。我自幼父母就不在身边,如果说父母教会我独立与成长,那他们无疑教会我爱与责任。

至于后续事件,二舅隔天就赶了回来,没过几天X同学的爸爸因为作风问题进去了,他的种种校园霸凌被曝光到网上,学校开除了他,换了班主任。最最重要的事,我当初帮的那位女同学,成了我媳妇。

这里还有一个小插曲,据说我大舅得知我的事之后,推掉了所有工作以最快的速度从隔壁市赶了回来,当时他正在跟外方谈一个投资方案,没想到客户知道了原因后反而爽快的签了合约,因为他们认为这笔单子应该给顾家的人。

编辑于XXXX年X月XX日          作者保留权利


《the    cuppy   cake    song》的番外,一个毒蛇和青瓷把毒蜂的娃扶养长大的坑。

——'——————————————————————来自一位番外比正文先写完的写手的惆怅。







评论(4)

热度(64)

  1. 杂食屯粮怪南湖以南 转载了此文字